首 页 成功励志 职场励志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爱情文章 感人故事 人生哲理 快乐美文
网站首页 >> 友情文章 >>当前页

他把手机做成一种价值观

浏览量:25 次 发布时间:2019-05-26 08:45 编辑: 来源:


排长队的人越来越多,一路绵延,直到十几米外的商场门口。其实此时离活动开幕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,路过的其他人都对这些排队者投来了异样的目光。有人拿到了第500号,忐忑不安地询问销售人员,「还会有货吗?」其实不管有没有货,他都出不去了,后面的队伍还在不断延长。

这是5月16日一加7系列在全国四个城市新品Pop-up活动的一角缩影。一天之内,7000位疯狂的购买者涌进上海、北京、深圳和成都的快闪店,想要成为第一批拥有这部新手机的人。

与外界疯狂形成巨大反差的,是一加内部的安静。「手感真xx棒。」一加CEO刘作虎在微博上向网友推荐。对一个平日沉默的理工男来说,这可能已经超出了他夸赞的极限,所以他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,「请别说我吹牛。」

那在舆论场上青涩的样子,和他20年前初入硬件行业时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但在粉丝的心目中,他已经是一种价值观的人格化符号。




文|石磊

编辑|金焰



1


刘作虎做梦也没有想到,在印度班加罗尔的发布会会变成一个追星现场。四千位印度粉丝冲进现场,从头到尾全场不停尖叫,坐在前面的VIP用户全都站起来,拍下发布会的细节,而所有人面向的核心是新品。这场面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场演唱会。

「就像水面溢出来的感觉」。工作人员仍保持镇定,向疯狂的印度粉丝介绍一加 7 Pro 独家定制的90Hz刷新率流体屏。创始人刘作虎也只有在谈起产品细节的时候,他才会一下子变得滔滔不绝。这一次的屏幕尤其值得一提,因为它倾注了一加人一整年的心血。

和发布会上的疯狂一样,线下快闪店的销售也激起了粉丝的无限热情。

一加7系列印度Pop—up


快闪店是一加从2015年开始的一种活动,让用户有机会能在机器正式开售前提前拿到产品,在线下见面交流。第一次快闪的盛况至今仍留在老员工们的脑海里,他们很自豪能把这种线下预售变成一种传统,也变成粉丝们的狂欢节。

今年,在中国的快闪店有着文首所述的热度,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包括伦敦、纽约和全球其他三十多个城市。

在中国用吃播视频吸粉数百万的美国人郭杰瑞,还特地带着摄像机回到了老家,被眼前同胞人头攒动的景象惊呆了。活动还有一个小时开场,已经有数百人在快闪店门口排队,还有的用户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出发,从费城驾车赶到纽约,只为了能提前抢到手机。

在Vlog最后,郭杰瑞笑着说:「我以为一加一般般火,没想到会这么火。」

在印度硅谷班加罗尔,场面也不遑多让。有位印度用户掏出了价值5万人民币的卢比,一次性购买了10台一加7Pro,因为他觉得这是全家人都值得用的手机。而当地的平均工资,折合人民币才2000出头。

一加手机的销量的确一路高歌猛进。

2014年,首款旗舰机一加1就销往了全球32个国家和地区,售出近150万台,第二年即宣布盈利。2017年,一加手机在全球的营业收入已经接近100亿人民币,成为唯一进入雅虎年度手机排行榜的中国品牌。2018年,一加手机超过三星和苹果,成为印度高端智能w66利来官网APP下载安装注册 手机市场销量第一。今年5月21日上午10点, 一加7Pro正式迎来全网首销。一分钟之内,销售额破亿,拿下了京东全平台单品销量冠军。


如今,一加已经成功跻身全球高端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前五,是高端手机市场增长最快的品牌之一。

回想五年前创业之初的忐忑,如今刘作虎放宽了心。一加活下来了,而且活得还不错。

一加手机跻身2018年全球高端智能手AG环亚娱乐开户 机(售价400美元以上)市场份额前五


2


2014年是一个疯狂的年代。中国智能手机的蓝海,才一眨眼的功夫,就变成了一片红海,比娱乐圈还热闹。制造商们纷纷祭出强大的营销战术,有在发布会上给用户发放超薄避孕套表现自己超薄的,也有在苹果产品发布的时候,举着低俗标语到场捣乱的。

在这烈火烹油的热闹里,却找不到一加的身影。老板刘作虎带着6个人,还在深圳南山一家小办公室里死磕产品,仿佛同行们的喧嚣声从未存在过。他很清楚现在大量的智能手机都停留在「还可以」、「已经不错了」的层面上,还没有人想到要做一款「顶配」、「不将就」的手机。

他当然知道同行们的苦衷:「不是你没有追求,但往往就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条约约束到你,你就将就了。」但他就是不想将就,每当遇到条件限制的时候,他只想把约束打破,把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当时很少有人相信他能做到。在混乱的市场环境下,活下来已经难能可贵。一加前两款机型的发售,都经历了一番波折。

尊龙APP下载安装注册

一加1发售之前,曾经因为屏幕高度比模型高出0.1毫米而延迟发售,修改达标后才顺利面世;到了一加2,刘作虎死磕指纹解锁的角度,停售了已经发布的手机。对依赖预售渠道的一加来说,推迟发货意味着流失宣传热度和预订单;而对作为初创公司的一加来说,手机全部回炉更意味着十几亿物料的损失。

有人问刘作虎,0.1毫米的厚度,真的会被普通用户注意到吗?

「0.1毫米甚至是0.05毫米的一个差异就决定了这款产品的气质,拿到手里你才能真正感觉出差别,最后选定了这款版本,看起来很挺、很简洁,但是摸起来的手感很好。」他还是多年前那个倔强的产品经理,就像当年他砸掉了一块排线不完美的蓝光DVD主板那样,把不合心意的手机也打烂重做。

为了老板「手感很好」的四字评语,设计研发团队要做上数千份设计和上百块不同弧度的打样,在士气崩溃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。一加1发售之后,《时代》周刊不吝赞美,「再没有比一加更适合安卓发烧友的手机了」。而其他英文媒体对一加的评价口风也都是「深受喜欢」(much-loved)、有「巨大的粉丝基础」(huge fan base),这样的赞誉之词。

0.1毫米,还真的有决定性。硬件如此,系统也不能输掉。

2014年9月,一加自己的操作系统氢OS项目上马。为了赶上第二年5月份一加2上市,氢OS难免出现了赶工的现象,最终成品虽然充满了一加式的设计细节,在稳定性上却显得不尽如人意。

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年里,一加的软件团队对氢OS进行了快、稳、省的优化,修复了大量反馈提到的bug,一共更新了40个版本,进行了4万多个优化和修复,不断提升手机的速度、稳定性和续航能力,想要由内而外地打造「最好的安卓旗舰」。

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


3

虽然追求品质,但一加对「黑科技」从不盲目。刘作虎一直对团队说的一件事就是要「回归用户价值」,拷问自己「到底能给用户提供什么?」

他的思路是对的,手机作为一款功能性极强的消费品,最后决定销量和口碑的一定是它为用户日常生活创造的价值,而展示性是少部分富有的数码极客追求的东西。

凯时ag娱乐APP下载安装注册

功能实用与否,唯一的标准还是用户的反馈。每天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在一加社区上发表意见,有针对系统优化的建议,有的对产品工艺提出要求,还有人会发起投票寻求支持。甚至有群执着的印度粉丝,通过猜测破解了刘作虎的公司邮箱。他们试了中文名全拼、英文名,后面加上公司的邮箱后缀,把对手机的意见一封一封地寄了过来。

刘作虎会细细读完每一封邮件,第一时间把意见转给相应部门的负责人,不停敦促他们解决问题。如果问题存在争议,那么就专门召开一个小组讨论会, 不把问题拖延到24小时之后。

这个习惯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延续,营造了独有的品牌参与感。一加1发布的时候,很多用户被手机外壳上的一句话打动,「Created together with our fans 」。

一加的粉丝自称「加油」,目前一加的官方社区,已经有来自全球196个国家和地区的近500万注册用户。他们有人是Google的工程师,有人是亚马逊的职员,对于手机的理解比普通用户更为深入,意见总是能切中要害。

曾经有位google的工程师在论坛中提出,一加手机USB线的匹配电阻不对。刘作虎马上向开发部反馈这个问题, 开发工程师第一反应是那个用户不懂,「我们没问题」。几天后,刘作虎再问,工程师已经开始研究USB规范,发现「可能有一点点的分歧」;又过了几天,他再问,开发工程师说google工程师是对的,「我们错了」。

正是这批挑剔的极客用户成就了一加。去年10月,一加在英国举行了一次全球社区的版主大会,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「加油」参加了这场活动。这不太像是一次普通的手机用户聚会,反而像是一群职业产品经理的线下集会。所有人都在填写厚厚的问卷,认真讨论自己究竟想要一款什么样的手机。

类似的聚会活动变得频繁,有时候,讨论会持续6、7个小时,但没有人提前离开。聚会结束后,一加的工作人员就负责整理讨论所有的意见,往往需要好几天才能完全消化。而这些被消化了的意见,很快就会反馈到新一代的手机上。

一加7系列法国Pop—up


刘作虎认为,黑科技只是载体,用来承载用户的真实需求和体验。技术含量和酷炫感,从不是他想告诉用户的东西,如果用户自己觉得新技术不错,他们自己会去宣传。

这种毫不取巧的价值观,博得了全球用户的好感,让一加在欧美成为了「净推荐值达到80%」的企业。这意味着,有八成用过一加手机的用户,愿意把这个品牌推荐给身边的朋友。

这是一加的反套路。

4


有不少人因为一加在海外市场的成功,向一加讨教。

后来刘作虎在一次演讲中,讲到了自己的初衷,「从一开始,我们就是想要做一个给世界的产品,」他最大的愿望,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中国品牌,「就像上个世纪90年代的索尼、丰田,他们不仅改变了世界对日本制造的印象,更是把日本的匠心和匠人工艺带到了世界,直到今天依然发挥着影响力。」

匠人多少有点不善社交,刘作虎永远是那个以静制动的人,「不盲动,不妄动,在不违背商业规律下专注判断未来的趋势和专注做事。」

整个2019的上半年,当行业内的大小厂商都在竞相展示折叠屏的新技术时,一加在这片热闹中显得格外安静。它把所有的重心,都放在一块更单纯的屏幕上,慢慢打磨它的细节。

那块让刘作虎爱不释手的「流体屏」,就是这种匠人手艺的产物。

2017年,一加的开发部长找到三星,想要合作生产90Hz帧率屏幕的时候,对方以为他们疯了。当时市场上都是60Hz,他们根本没有想过有手机厂商会产生这个想法。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合约就能解决的问题。驱动芯片的配置,软件的适配、调试和优化都需要作出相应调整,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和财力。

「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我们一定要干的。」刘作虎用简单的道理说服了对方。


一加7Pro


帧率的改变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流畅,对用户来说就是极致的体验。「你知道滑到最极致是什么状况?就像你在滑真实物体的感觉。」在他的办公室里,永远有几款手机模型,甚至习惯随身携带,一有空闲,他就反复把玩,感受细节的微妙差距。「你划一 亚美手机网页注册百遍一千遍,一定能够感觉到那个差异。 」

这些微小的差异,都被一加工程师拿来量化,反复计算,用近20种不同的速度曲线测试用户体验,寻找视觉上的不同。最终一加7 Pro单块屏幕成本是普通旗舰机的两到三倍,但带来了前所未见的流畅体验,刘作虎觉得值得。

对于一加来说,不预设成本的产品思路是一种习惯。它从不参与中低端价格战,只坚持做高端旗舰产品,因为刘作虎不希望用「性价比」去抢占市场,更希望「本分」地做用户喜欢的手机。用户感到满意,一加的生命力就源源不断,能在全球市场站稳脚跟。

不过对于刘作虎来说,外界替一加强调的国际化是一个伪概念。顶级的美国企业和日本企业从来不说国际化,因为把产品推向世界是它们从诞生之初就要走的必经之路。把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分隔开,本就是中国自信心还不足够的体现。2019年,广告传播集团WPP与凯度今日发布的《2019年BrandZ中国出海品牌50强报告》中,一加手机排名第九,在海外的影响力受到权威肯定。

「当有一天中国的品牌都强大了,在全球都能看到中国品牌的身影,我相信到那时大家就不会说国际化这个词了。」他总是在各种场合如是说。

中国用户当然值得拥有不将就的好产品,而这些产品也生来应该拥美好的国际形象,受到全球消费者的追捧。当「不将就」的产品文化变成中国制造的习惯,国内和国际明明可以一步到位,又何必分两步走呢?



一加手机引发美国人排队购买

听听美国人怎么说




了解《人物》「用高级文字讲高级故事」写作课系列第2季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malehealthproducts.com/news/b/1188991.s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